blog

现在澳大利亚在脱欧后世界的研究是什么?

<p>目前没有人能够准确预测英国投票退出欧盟的后果,但英国科学评论员已经预示着英国脱欧马克2号 - 研究人员的大脑退出</p><p>脱欧创造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不确定性</p><p>它可能对涉及英国的许多国际合作研究计划造成的潜在破坏是国际科学界当然可以做到的</p><p>无论英国退欧谈判采取何种形式,无论时间长度如何,破坏都是真实的</p><p>如果脱欧导致更广泛的政治和经济不稳定,情况会更好</p><p>考虑到澳大利亚研究人员与英国和欧洲其他国家开展合作项目的程度,在这段时间内也可能会有一些余震</p><p>首先是一些事实</p><p>英国研究人员是世界上最具国际合作性的研究人员</p><p>英国作者每年发表的大约120,000篇研究论文中约有60%与国际合作者共同撰写</p><p>其中一半以上在欧盟</p><p>根据2013年英国研究基地国际比较绩效报告,超过70%的英国研究人员在1996年至2012年间工作,发表论文,同时隶属于非英国机构</p><p>不出所料,越来越多的国际合作研究人员比那些呆在家里并且更注重内心的研究人员的工作效率要高得多</p><p>英国大学约有28%的学术人员是非英国公民</p><p>同样,其中一半以上来自欧盟</p><p>如果按照建议,英国加大了对流动性和工作权利的限制,那么很多研究人员可能会选择或被迫离开</p><p>到目前为止,英国一直是欧盟研究基金的重要净受益者</p><p>它估计在2007 - 2013年期间获得了88亿欧元的资金,估计贡献了54亿欧元</p><p>这使其成为仅次于德国的第二大成功国家</p><p>展望未来,据估计,由于决定离开欧盟,英国的研究每年可能会减少10亿英镑</p><p>通过“地平线2020”计划资助的研究计划可能会产生最重大的影响</p><p>这个为期30年的合作研究和创新框架是迄今为止欧洲最大的研究资助机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研究资助机制之一</p><p>在2014 - 2020年的现有资金周期中,估计将向欧盟成员国和相关国家的研究人员提供800亿欧元的资金</p><p>虽然一些非欧盟成员国已经商定申请“地平线2020”资金的资格,但资格取决于人员的自由流动</p><p>在英国的情况下,继续使用“地平线2020”计划可能需要谈判</p><p>澳大利亚可以作为非关联的工业化第三国参与地平线2020项目</p><p>但项目不能自动获得资助</p><p>因此,通过英国的合作,澳大利亚获得欧洲研究和研究资金的大部分资金都得到了充分利用</p><p>我们还应该注意到,有大量来自欧盟成员国的研究生在英国学习,这是研究人员中的很大一部分</p><p>有人担心这些学生现在可能被归类为“国际”学生,并且面临着在英国学习的显着费用增长</p><p>如果确实如此,并且英国确实成为欧洲研究生的一个更昂贵的目的地,那么澳大利亚,美国和加拿大的高等教育机构很可能会成为欧洲学生的替代英语学习选择</p><p>澳大利亚和英国之间有很强的自然联系</p><p>英国离开欧洲的决定可能实际上为澳大利亚研究人员提供了新的机会</p><p>英国现在可能对世界其他地区更加开放</p><p>将英国作为欧盟的一部分通常意味着对于那些属于欧盟的人来说,优先获得职位,资源,合作等等</p><p>解除这一限制可能会为澳大利亚提供新的机会</p><p>澳大利亚科学院正在建议扩大澳大利亚与亚洲,东亚,

查看所有